中文版 English
|||||||||
明星档案 - 王力宏
明星档案 - 张学友
明星档案 - 周杰伦
明星档案 - 戴佩妮
明星档案 - 奥黛丽·赫本
关之琳想在南京过端午 对当地美食向往已久
侯佩岑冷对分手传言拍新剧 大S怕仔仔被其电到
“周侯恋”拉爆 吴宗宪称两人分手只因结婚分歧
成龙将在江宁开演唱会 献出收入为福利院奠基
成龙不敢请陈松伶:直言她是一个干净的女孩子
水木年华大话超女 缪杰自曝何洁貌似他初恋女友

这天早晨,李明像往常一样坐地铁上班。地铁照例拥挤得让人无法忍受。他没能抢到座位,一手高高举起,牢牢地抓住吊杆,身体像一根稻草一样无助孱弱,被挤来挤去。另一只手按住背包翻盖,以防有人不小心伸进来,摸去里面的东西。那些东西也许对那人来说,并不重要,但对于李明来说,都至关重要,譬如通信录、公文、手机,还有他爱看的一本杂志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等。


天各一方
    姜卫红

  不期而至的电话

  作为一个手机使用者,李明经常会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。
  这天早晨,李明像往常一样坐地铁上班。地铁照例拥挤得让人无法忍受。他没能抢到座位,一手高高举起,牢牢地抓住吊杆,身体像一根稻草一样无助孱弱,被挤来挤去。另一只手按住背包翻盖,以防有人不小心伸进来,摸去里面的东西。那些东西也许对那人来说,并不重要,但对于李明来说,都至关重要,譬如通信录、公文、手机,还有他爱看的一本杂志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等。
  忽然李明听到了手机的声音,是他的手机声,很短促的一声,是短信。李明赶紧腾出手,好不容易从背包里掏出手机,熟练地让手机显示屏显示短信内容,不由苦笑,又是垃圾短信:“你好!神通在本市为您提供各种车辆证件、学历文凭、迷药、窃听王、透视镜、高额贷款、复仇和私人侦探等,有意者请回复本机即可。”像以前一样,李明顺手将它删掉。随即,便是电话铃声。一看手机号,便知是小妮子的电话。他想接,但还是狠狠心按了忽略键。
  这家伙来如风去无影,已失踪了近半年。在这半年里,李明时常想起她,这个笑起来显得不怀好意的女孩子。有一天,他真想她了,果断地给她打电话,但没有接听,他一口气连拔三次,还是无人接听。李明犯了犟劲,继续拔,待拔第四次时,那边干脆将电话摁了。明显不理他嘛!李明说不出的沮丧,便在心里发誓,绝不再理她。因为凭什么理她?没有任何理由,不就是在一个朋友聚会上的萍水相逢吗?在那次聚会上,她很热情地给他看手相,把他的命说得很好,尤其是特别有桃花运。之后,是国庆节,他收到了她祝福的短信。于是他也就回祝福的短信,纯粹是礼节性的。但没有想到她就此与他聊起天来。她装腔作势地说她正无聊呢!
  后来,她经常与他短信聊天,他奉陪,因为觉得她颇有意思。有一天,他提出见面。她没有推辞,说,好!于是他说了个地点,又说了时间。她说,好!

对于女朋友的选择

  李明在这座城市里已工作生活三年了,尽管身板依旧挺拔,但他感到自己像一棵被狂风暴雨摧残的小树那样伤痕累累。他现在住的房子,二室二厅,刚贷款买的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。当他拿到钥匙打开新房的门,进到里面,心情激动,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,从另一个房间走到一个房间,像来到了一座迷人的宫殿。最后,他站在阳台上,极目小区美景,伸出手臂,在空中用力地抡了一下,像扔铁饼一样。终于有自己的窝了,下一步的目标是一辆车,起码别克。虽然遗憾的是还没有女朋友。
  李明刚来的时候,是有女朋友的,但后来女朋友与他分了手,因为他没有房子。没有房子,使她认为他不能给她安全感。李明知道这是籍口,原因是她发现他其实并没有多大出息,而这座城市里的房价发了疯似地往上涨,如果他每个月不吃不喝,拿的那点薪水,攒上一年也就三万来元,而要在市中心买上一套稍稍像样些的房子,必须三百来万元,也就是说李明必须不吃不喝攒上一百年,按现行房价才有可能拥有这样一套房子。与女朋友分手后,李明在公司的职位像中了邪似地直往上窜,一年后,他跳了槽,他的薪水也达到了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。他便有实力购买了这样一套房子,虽然地段偏些,但价钱便宜,因为有地铁,交通也很方便。
  他对于女朋友的选择也就水涨船高。俗话说有个也能赚得动的女朋友,可以让他少奋斗十年。这个时候,他发现传媒铺天盖地地炒作嫁不出去的金领女性,于是他有了优越感,有了居高临下,指点江山,一览众山小的气势。他感到自己这棵小树尽管伤痕累累,但茁壮成长,好像离一棵参天大树只是一指之遥,稍稍努力,就伸手可及。
  让他遗憾的是,他的父母在另外一座小城,他们横竖不愿来上海。如果他们能来上海,拿着他的照片,参加金领女性们的父母为女儿找对象的聚会,他肯定成为追捧对象。他想过干脆自己挺身而出,但真要付之行动时,他又退缩却步,只能干吐唾沫。
  李明不免自怨自艾。有一天,一个与他差不多条件的朋友出主意广邀朋友,举办聚会,他欣然同意,积极参与。那次女的比男的多。也就是在那次聚会上,他得以与小妮子相识。
  在李明的印象里,或者说小妮子所给予他的印象,性格极为活泼开朗,极能带动别人的情绪,似乎是一束挡也挡不住的灿烂阳光,然而她并不属于金领一族,是一个不那么景气的小公司的小职员,类似于行政助理。
  他执意要找金领女朋友的想法有些动摇了,这个小妮子其实不错。如果她也有意的话,自己可以考虑对她发起一轮爱情攻势。当然得稳扎稳打,先接触一段时间后再相机行事。
  李明对与小妮子的关系虽然想入非非,但并不急于求成。

答应一见

  小妮子又不屈不挠地把电话打进来,使李明不接不行。
  小妮子气势汹汹地说:“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?”
  李明压低声音说:“我……不方便。”
  小妮子说:“我要马上见你。”
  李明微微地吃惊了:“马上?”
  小妮子不容置置疑地说:“是。”
  李明问:“什么事?”
  小妮子:“见面后,告诉你。”
  李明犹豫说:“我有事。”
  小妮子在电话那头停顿片刻:“我等你。”
  小妮子想见自己的决心这么坚决,这么迫切,李明觉得这么回绝人家,太不近人情,再说自己的内心里其实也想与她一见,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,她会发生些什么呢?也许有了新男朋友。也许还没有……也许她对自己也颇有意思,而主动约他,主动火力侦察,都说不定,都极有可能。但不管怎么说,她姣好的面容,苗条的身段,特别是她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媚人的风情,让他看着都特别舒服。与她,不能发展为恋人,只是作为一般朋友,也不错。
  李明说:“这样吧,我的事情虽然很急,但我可以把它推一推。”
  小妮子彬彬有礼地说:“那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  李明说:“没有关系。你现在哪里?”

  这是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茶室,因为是上午,客人不多,因而冷清。大堂里回旋着单调的钢琴曲,琴声似有似无。
  小妮子在楼上15号小包间里等李明。她一反常态,显得异常憔悴,眼睛红肿,头发纷乱,脸色苍白,好像一个世纪都没有合过眼。她的右手肘抵着桌面,手掌托着腮帮,似有满腹心事。
  李明径直找到15号小包间,推门走入,在她面前坐下。她的眼里掠过一丝惊喜,随后,像流星闪过似地,马上沉入无边的黑暗。
  小妮子声音嘶哑地说:“对不起!”
  李明说:“没有关系。”
  小妮子直截了当地说:“我出事了。”
  腰里系了白巾的年轻的女服务员主动地在他们旁边站住,轻柔地问李明:“你要喝什么?”
  李明惊讶地注视着小妮子,心下别的一跳,拿过桌上竖着的小塑料牌子,以此掩饰。小牌子上面写着各种饮料的名称,他看了一眼,说:“柠檬红茶。”
  服务员把他的要求记在一本小薄子上,随后,撕下复写的一页,放在桌上。
  李明说:“加冰糖的。”
  服务员说:“对不起,没有冰糖。”
  李明问:“白砂糖有吗?”
  服务员:“有。”
  李明说:“那么别忘了白砂糖。”
  小妮子微微地闭起眼睛,对于自己的话到底是否说出来,犹豫了。那些准备要倾诉的话猛地像一堆麻一样,扭结在一起。
  当服务员端上装在圆柱形玻璃杯里的柠檬红茶,又送上几小包白砂糖。李明拿起一包白砂糖,撒开一个小口子,把糖往水里倾倒。
  时间像忽然拉长了一样,异常缓慢。那秒针在向前快速跃跳时,却忽然出现了停顿,是否继续,成了悬疑。
  白砂糖在滚热的水中像雪一样纷纷扬扬,向杯底洒落,融化,散发着柠檬香味的茶变得甘甜起来。李明举起杯,抿了一口,透过袅娜的热气,注视小妮子的脸,注视她的嘴,安静地等待她自己把话继续下去。

我杀了一只兔子

  小妮子缓缓地睁开眼睛,目光变得平和了许多,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杀了一只兔子。”
  李明依旧诧异地看着她。在这个世界上,每天有多少兔子被杀,成为盘中佳肴,不计其数,杀了一只兔子,值得这么大惊小怪。然而她并不是厨师,又不是什么养兔场的工作人员,那么,她为什么杀一只兔子?她又能到哪里得到这样一只兔子。
  小妮子说:“我自己养的那只兔子,你忘了?”
  李明顿时想了起来,小妮子曾对他说过,她也养宠物,是一只兔子,她还给它起了一个别致的名字,苏珊。她对他一说起它,便眉飞色舞,并且说了许多感谢它的话,感谢它给她寂寞的生活,添了许多意趣,而且它的种种趣事,使她感悟到不少生活的哲理。她与它相依为命,它调皮,它可爱。小妮子还拿出它的照片给他看。在把照片给他看的瞬间,他看到了她的脸色,洋溢着一种母性的柔情,使他不能不联想起乖巧的小母兔。照片上那只兔子毛色雪白,憨态可掬,那对红红的眼睛似乎盯着什么。
  李明好奇地问:“你为什么养兔子。”他清楚人们更多地养狗和猫。
  小妮子说:“有一次,我到乡下去旅游,来到一家养兔场,看到很多很多兔子,不知为什么就是感动,养兔人向我介绍了种种兔子的逸闻趣事,我想起了守株待兔、龟兔赛跑等故事,还有广寒宫中的兔子,我就萌生了养兔子的念头,待回来的时候,我的行李里有了一只活泼泼的兔子,装在一只笼里,引得许多人侧目观看。”
  然而,她却把它杀了?!
  李明惊诧地说:“你这不是跟我开玩笑吧,你给我看照片的时候,还答应让我看它。”
  小妮子说:“那个时候,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杀它,我宠它还来不及呢。但我现在的确把它杀了。”
  李明想小妮子突然出现,突然来告诉他,她杀了自己的宠物,为什么?李明以拇指与食指捏住塑料棒,放入杯中,缓缓搅动,使白砂糖完全与水融解,杯中也就起了旋涡。他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她肯定受了什么刺激。这会是什么刺激呢?不会像这杯中旋涡,只是小打小闹,而一定如汪洋大海里激流中的旋涡那般凶险可怕。
  小妮子把目光投向窗外。随着她的目光,李明也把目光投向窗外。窗外,蓝天白云,天气少有的晴朗。马路上,车水马龙,井然有序,一派和平的气象。
  小妮子又马上收回目光,对他说:“你不相信?”
  李明点点头。
  小妮子不动声色地说:“我不但杀了它,而且吃了它。”
  李明想这很正常,农民们自己养鸡鸭牛羊,逢年过节,就把它们宰了,吃得多欢。并没有什么了不得。但对于她,成为了一个问题。这到底是个什么问题?一时间,他无法想象。
  小妮子说:“我还把整个过程录了像。”
  李明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  小妮子说:“我还把它放在网络上。”
  李明的眼睛不免瞪大起来,心里发毛,放在桌面上的右手食指像突然冻僵了似地难于弯曲,落不到桌面上。

如何道歉

  李明在网络上观看过这部叫《盘中佳肴》的杀兔、煮兔和吃兔的短片,但因为里面那个人始终侧脸,而且贴了马赛克,因此他根本不可能认出这个人。他看的时候,感到一丝残忍的痛快。那人先是用尖细的高跟鞋跟踩踏兔子。兔子无处躲藏,任其蹂躏。好像那人与兔子有不共戴天之仇。然后,那人用一把锋利闪亮的尖刀割开兔子的喉咙,兔子的后腿拼命踢蹬,但非常无助。血被放光后,那人将兔子的嘴放在盛了兔子血的脸盆里,让它喝自己的血。接着她用尖刀在它腹部剖开一个口子,剥起皮来。那人显然是个生手,剥得不是很熟练,但很努力认真。他看到兔子的腿神经质地动了二下,像死不甘心,像它灵魂的最后负隅挣扎。……他看得大气都不敢出,屏住呼吸。看完之后,他冷不丁地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阴暗,被勾引了出来,也想这样去做。他坐在那里,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。他的脑子里有个明亮的东西闪了一下,被勾引而出的阴影顿时化作一缕轻烟,绝迹而去。他的心里随之冒出这样一个疑问,这怎么可以被允许呢?
  那个人太可怕了,似乎是个女人。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做?那个网站怎么可以播出这样一种片子?变态。那么为什么变态,也许受了什么刺激。但不管受什么样的刺激都不可以这样做。李明当即写了一篇文章《假如你是一只小兔子》,进行声讨。在文末他这样写道:“也许你因生活不如意而发泄,但你发泄的对象错了。兔子与我们人类一样,也是生命。它是我们非常友善的朋友,用寓言给了我们许多良好的忠告。对此,我们应心怀感激。因此,你如果不想珍爱自己的生命,那么你可以杀死自己,但千万不可以虐杀兔子,它是无辜的。假如你就是这样一只小兔子,你会是什么感受!一定非常憎厌我们人类,认为我们人类非常可怕,不可理喻。你这样做,是我们生而为人的耻辱,对此你应忏悔。我等待着你的忏悔。我相信你这只是因为一时的冲动和糊涂。你现在一定很后悔。”
  李明义愤填膺地写完以后,把它贴在网上,相信那个人一定会看到自己的文章。但并不期望那个人会有所回应。
  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,李明在网上看到了不少声讨这个人的文章。
  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真的回应了。这个人居然就是自己认识的人,居然就坐在了自己面前。那样一个人,反差太大了,让他几乎不敢相信,让他比吞吃了一只苍蝇更难受。
  小妮子给自己要了一杯咖啡。然而那咖啡只是装饰一样,她并不去碰它,只是喝凉爽的矿泉水。
  小妮子急切地说:“事情发生后,我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老鼠。你的文章我也看到了,我这才找你。你说我该到底怎么办?”
  显然,小妮子是带着对李明巨大的信任才找李明,说出事件真相。李明忽然感到了无力。除了让她写一封公开的道歉信之外,他的真的不知道让她怎么做,才能把事情挽回过来。因为小兔子已不可能起死回生,在公众中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可能轻易消除。
  小妮子说:“这几天,我一直打着公开道歉信的腹稿,可是我想做些实实在在的弥补,譬如捐款给动物园认养一头动物。”
  “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这样人们对你的愤恨会减轻下来。时间长了,会渐渐淡忘。”
  小妮子认真地说:“但对我来说,永远不会淡忘,永远。”
  小妮子端起既没有加糖,也没有牛奶的清咖啡,一仰脖子,一饮而尽,坚决地说:“我还想离开这座城市,永远。”好像要把人生中所有的苦涩由自己一饮而尽,大有敢做敢当的做派。
李明用怀疑的目光看她。

身与心的长别离

  李明与小妮子在地铁车站内分手,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刚好相反。在地铁车站内,小妮子楚楚可怜地问:“我们还能再见面吗?”
  李明想了想说:“如果你愿意。”
  这个时候,地铁不是很拥挤。他看着小妮子步入车厢。车门关后,小妮子转过身,面对车门,面无表情地向他晃一晃手。
  李明的脸上生硬地挤出一丝微笑。他想,他的微笑一定会给她孤独凄苦的内心带来些许温暖,使她挣扎、下坠的那颗心有了向上提升的希望。就像一个身陷黑暗隧道里的人,看到了前面的亮光。他所能做到的,也只能如此。
  地铁载着小妮子在黑暗的隧道里呼啸而去。在另外一边,一辆地铁停了下来,李明赶紧跑过去,走进车厢。门刚关好,不料门上方盖子松开。李明不得不举起手,按压盖子,试图把盖子按回去。但怎么也按压不了。李明想不管,但又担心它随着地铁的运动而摇摆,伤了别人。他只好像董存瑞高举炸药包一样地举着那只盖子。
  李明的耳朵里回响着小妮子刚才的话。小妮子之所以养兔子,原来因为她的前男友属兔。前男友是她最为中意的男人,养兔子,是对于前男友的记念,祈求前男友有一天回心转意。然而,偏偏,事不遂人愿。前男友与另一个女孩走进了结婚的礼堂。她失望,她痛不欲生。由爱极转而恨极。她病了。她花光了所有的积蓄。她需要钱,这个时候,有人向她提议,她做这样一个片子,可得到6000元报酬。她做了,权当一出戏,根本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。
  李明庆幸自己没有轻易向她示爱,不然,不然,他对自己说,我怎么能爱上这样的女孩子呢?如果有一天,她把自己也当成兔子,那就惨了,真不敢想象。答应依然愿意与她见面,纯粹出于礼貌。然而如果她并不向他坦白,而执意隐瞒,他真的与她恋爱,与她结婚,与她生子,与她一生一世,那么其实也不错,有些真相确实需要隐瞒,才可能带来幸福。但也有些真相一旦隐瞒,其后果也是灾难性的。这可能是天意了。
  至今,小妮子并不知道那个幕后的主使者究竟是谁,到底出于什么目的,让她这么做。然而她被送上了道德的审判庭。李明想,那个幕后的主使者一定就生活在我们中间,道貌岸然,完全超出人们对他的想象,他的身体与内心一定是分裂的,他的言、行、思偶尔交叉,但很多时候,像铁轨一样并行,毫无交叉的可能。也许有一天,他会暴露出来。也许,他永远隐匿在茫茫人海中。过着正常人的生活,或许竟然是公众的楷模。
  周围人的面部表情都漠然处之,李明看着他们,觉得每个人都似乎是,又都似乎不是,都可以是被怀疑的对象,不禁不寒而栗,毛骨悚然。
  下一站到了,李明要到达的站还有三站,因此,他只得依旧撑着那块盖子。偏偏手机响起,他向站在旁边的那个人微笑,示意帮忙,但那人装作没有看见,把目光投向别处,同时使劲地往里面挤去。


美化传播(MEIHUA MEDIA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Copyright 2005-2010 Meihua media Incorporabled. All Right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