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版 English
|||||||||
明星档案 - 王力宏
明星档案 - 张学友
明星档案 - 周杰伦
明星档案 - 戴佩妮
明星档案 - 奥黛丽·赫本
关之琳想在南京过端午 对当地美食向往已久
侯佩岑冷对分手传言拍新剧 大S怕仔仔被其电到
“周侯恋”拉爆 吴宗宪称两人分手只因结婚分歧
成龙将在江宁开演唱会 献出收入为福利院奠基
成龙不敢请陈松伶:直言她是一个干净的女孩子
水木年华大话超女 缪杰自曝何洁貌似他初恋女友


  韩菁清的那首歌唱道:你说你不爱花儿,因为花儿太艳丽,且难以抵抗那芬芳扑鼻。你说你不爱鸟儿,因为鸟儿太调皮,整天吱喳教人不能休息。你却在我耳边细语:你爱树,爱叶,也爱草地,甚至于田原旷野也都如你意。我问你:“为什么?”你说,你爱的是那一片青青,青青,青青……

  梁实秋与韩菁清的“黄昏”之恋
  文/袁筱文

“缘”起《槐园梦忆》

  1974年11月3日,为《槐园梦忆》一书出版事宜,丧偶不久的台湾著名散文家、翻译家梁实秋从美国飞往台北。在台北,虽然不时地因睹物思人而忧伤,但他的生命却在不期然中获得了一个重大转机。遇见比他小28岁的歌星韩菁清。
  说来也巧,那天,韩菁清随同义父谢仁钊到远东图书公司。老板浦家麟奉上一册崭新的《远东英汉大辞典》(梁实秋主编)后告诉谢先生:“梁先生在华美大厦呢,你想见一见他吗?他这次来台北,是我们‘远东’请来的。”?
  “行,我去看他。”于是,谢仁钊带着韩菁清一同前往华美大厦。
  见面之后,谢仁钊和梁实秋聊了一会儿,便请梁去林森路统一饭店喝咖啡。
在统一饭店,谢仁钊偶遇美国教授饶大卫。因为是同行,两人相谈甚欢,便把梁实秋和韩菁清撂在了一边。
这无疑给他们创造了谈话机会。
  “哦,你就是韩菁清小姐,我听过你唱的歌呢。”梁教授说:“我第一次在台湾电视节目中看到你的名字,就觉得很别扭!”
  “别扭?”韩菁清感到奇怪。
  “你想想,菁念‘精’,这‘菁清’多么拗口?要么叫菁菁,要么叫清清,才顺口。这名字是谁取的?”梁实秋问。
  “我的本名叫韩德荣。韩菁清是我的艺名,是我自己取的。”韩菁清当时把梁实秋视为长辈,便一五一十地从实道来。
  “我小时候在上海,喜欢唱歌。登台唱歌用韩德荣这男孩子一样的名字,当然不行。我就从《诗经——唐风·杖杜》一句‘其叶菁菁里’,取了‘菁菁’两个字作为艺名。不过,我很快就发现,在歌星中用‘菁菁’两个字作艺名的人有好几个,我就改成‘菁清’,而且加上了姓,成了‘韩菁清’,就再不会跟别人重复……”?
  梁实秋听后,赞道:“你真不简单啊,小小年纪之时,就知道《诗经》,知道“其叶菁菁”。”再深入谈下去,还知道她读过古文,能背《孟子》,喜欢书法。两人谈书论字,越谈越投机。不知不觉中,已暮色朦胧。
  韩菁清看一下表,告辞梁实秋,说晚上七点要赶到台湾电视公司听课。梁实秋为她的好学精神所感动,并说送她到电视公司。当时,两人的肚子都闹着空城计,为了感谢梁教授的关心,韩菁清就在电视公司餐厅请他吃了一顿“工作餐”。每人一菜一汤,每份三十五元台币。这是她和梁实秋第一次同桌用餐。吃完饭,已近七时,韩菁清急急忙忙作告别,就直奔课堂而去。梁实秋望着她远去的身影,突然觉得精神清爽。
  他乡遇知音。梁实秋在电视公司大门口默默伫立许久后才打道回府。这一天,成了梁实秋晚年生活的转折点,也是韩菁清人生道路上划时代的一天。

  
我在“楼下”守望你

  同韩菁清的一席长谈,使梁实秋整夜辗转难眠。1974年11月28日晨,梁实秋一早就起了床。仿佛受丘比特的驱使,他连早饭也没顾上吃,便出了华美大厦。约半个小时之后,他就来到韩菁清住处的楼下。这是昨晚韩菁清留给他的地址:忠孝东路三段二十七巷。他仰头而望,见七楼那间屋的窗帘紧闭着,似乎主人仍在梦中。梁实秋只好在楼下来回踱步,一会儿又朝七楼的窗户望望,心中焦灼不安。韩菁清是有名的“夜猫子”,晚上忙事情,白天一般都起得较晚。梁实秋等不到那窗帘的启开,便一步一回头地朝华美走去。他边走边搜索昨天的记忆,回味着与韩菁清谈话的每一个细节,他感到怎么会跟这位小姐一见如故,并且总是将她挂念在心头呢??
  回到华美,梁实秋仍然像丢了魂魄似的,坐卧不安,也无心办别的事情。吃过午饭,他又来到韩菁清的楼下,但七楼那间窗户上的帘子依然紧闭。
  直到下午两点,窗帘终于拉开。梁实秋一见有动静,满心欢喜。三步并成两步冲上七楼,急促地敲开了韩菁清的房门。?
梁实秋的突然到来,让韩菁清惊喜万分。她热情招待了梁实秋。梁实秋发现室内放着许多书,而且还有字帖——《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》,他显得异常高兴,便问:“你喜欢书法?”“很久没练了。”韩菁清将写的字给梁教授过目。梁实秋认真端详着韩菁清写的字,一边看一边赞不绝口:“难得,难得,你的字有男孩子的气魄!”梁实秋不仅是文学巨匠,而且也精通书法。
在和韩菁清的交谈中,梁实秋得知韩小姐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赌钱。他对她的“三不主义”很是赞赏。他们谈莎士比亚,谈散文写作(韩菁清二十三岁就由香港东南印务出版社出版过她的散文集《韩菁清小品集》),话题漫无边际,包罗万象。他们越谈越接近,从相互了解到建立相互尊重的感情。这一天,在他们未来的爱情生活中,起到了坚实的铺垫作用。?
从11月29日到12月1日,这几天当中,梁实秋每天下午两点都按时来到韩菁清住处的楼下,仰望着七楼上那窗帘的启动,然后爬上七楼,敲响韩小姐的房门。白天他陪她聊天,逛街,晚上送她上台湾电视公司上课,下课后又陪她去宵夜。为陪韩菁清宵夜,他甚至改变早睡的习惯,犹如一位忠于职守的哨兵,整日守望着她的到来。
韩菁清平时下课后,总是招呼好计程车,亲自送当晚授课的老师回家,然后再自己回家。但自从梁实秋出现后,她一改旧习,招来计程车,把五十元车费塞给讲课老师后,便快步如飞地跑了。在一片夜色之中,她挽着梁实秋的胳膊,一同“往来于忠孝仁爱路”,走入宵夜的餐厅酒吧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爱情的种子便这样慢慢地自然发芽了。?


新闻风波,人言可畏

梁韩之恋在梁实秋有事短暂返美后,突然成为台湾岛的“新闻风暴”。《教授与影星黄昏之恋》,类似的新闻标题在大小报纸上频频出现。
问题主要出在梁实秋手指上戴的戒指。这只戒指是韩菁清的祖传宝贝,梁实秋看中了它,向韩菁清索为定情之物。他将它戴在手指上,临离开台北时,有一位朋友突然发现这只金光闪闪的物什,便问:“你那枚戒指是谁送的?”梁实秋高兴过头,不假思索脱口而出:“韩小姐送的!”那位朋友十分惊讶,消息随之走漏。
戒指引起的风声不胫而走,很快在朋友们之间传播,终于传到了新闻记者的耳朵里。于是,梁韩之恋在台湾报纸上披露了出来。消息一传开,台湾文艺圈恍然大悟:难怪他(她)们前段时间形影不离!难怪梁实秋经常在台湾电视公司门口“站岗”……,难怪……,这一连串的难怪,终于成了台湾超级新闻。
矛头首先指向韩菁清。韩小姐年轻美丽,为何允嫁七十多岁老翁?图名还是图财?多数文章都认为让韩菁清这样一个演艺圈中的人嫁给一个“国宝级”大师,是对梁实秋的亵渎。最让韩菁清痛苦的是,有人称她为“收尸集团”(那些专门嫁一个行将就木想以此名正言顺地继承遗产的人),这种污辱几乎让她崩溃。
与此同时,梁实秋也陷进了巨大的痛苦与烦恼中。他的一大批已经有相当高社会地位的学生,竟然打着“护师团”的旗号,反对梁韩之恋。
但是,“热心的”人们没有想到,他们的破坏力并没有见效,反而使两人的情感经受了严峻考验,穿越舆论和亲情组成的惊涛骇浪,把爱情的小舟驶向了幸福的彼岸。


婚姻是爱情的家园

1975年3月29日,梁实秋提着一箱书信(情书),飞过太平洋,去台湾缔结他们的“宿缘”。
婚礼那天,梁实秋竟比新娘子韩菁清还光彩照人。他的礼服是韩菁清选的。一身玫瑰色的西装,配着一条橘黄色的花领带,胸前插着一束康乃馨,手上戴着韩菁清送他的戒指。比起当年那个穿着叠裆裤子,裤角上缠着布带子在大学讲台上给学生讲英国文学的梁实秋,谁能不由衷地感叹爱情的魅力呢。
梁实秋不拘俗套,自兼司仪,站在大红喜字前宣布婚礼开始,然后又自读结婚证书,随后在宾客们的欢笑声中,献上新郎致词。
这天晚上,两个人先是大笑大闹,后来却喜极而泣,因为这一天的到来,对他们来说太不容易了。
婚后,他们相亲相爱,梁实秋依旧如婚前始终如一给妻子写情书。只是现在他再给韩菁清写信时,已不再使用当年结婚时所用的昵称“小娃”了,改用了“清清”,这是激情过后的理智称谓。而他在给她信上的署名却依然未变,自始至终是“秋秋”二字。
因为梁实秋年事已高,韩菁清有时间都尽量陪伴在他身边,她给与梁实秋的,不仅是相依相扶的夫妻之情,也不只一般意义上的照顾,她以柔情温暖了他那颗年老孤寂的心。韩菁清对梁实秋的已故前期程季淑敬重有加,与梁的儿女们亦默契相爱,这都是因为她同梁实秋相濡以沫的爱情。韩菁清一直悉心陪伴梁实秋到生命终结。
都说 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”,但梁实秋和韩菁清却用他们的爱证明,婚姻是爱情的家园。他们一起走过生命恩爱的12年。


美化传播(MEIHUA MEDIA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Copyright 2005-2010 Meihua media Incorporabled. All Right reserved